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從《香水》談自我存在感──《香水》讀後感

尚-巴蒂斯特˙葛奴乙是一位嗅覺天才,他能隨心所欲,混合任何氣味;他無師自通,信手拈來,就是一等一的上好香水。但上天卻賞了葛奴乙這嗅覺天才一巴掌:它聞不到自身的氣味──它是個毫無體味的人。   為了克服這點缺憾,葛奴乙調配幾種接近人類體味的香水,試驗結果成功!它有了人工體味,但內心那份鄙視和傲視卻日益增大,他認為他以外的人類平庸愚蠢,相當容易欺騙;他開始有了狂妄的作為,先以仿人體味香水取得人們的信任,後在格拉斯城內調配他的夢想。   對葛奴乙來說,沒有善惡,他只是順著自己的渴望去做。就某方面而言,他未曾社會化,卻又能將野心掩飾得體,並利用驚人天賦換取往夢想的車票。由於未接受完整的社會化,從前半部中可以觀察:他不知「害怕」為何,他的字典中只有「討厭」而沒有害怕,然而這個名詞卻在孤居剛達鉛彈七年後,自心底竄升。   離開師父包迪尼後,葛奴乙一度離群索居,因為它討厭人類的氣味,而後卻又返回人群,又是為何?是否因為他希望找一份認同?香水之於葛奴乙,如同音樂之於貝多芬,那是一種藝術,一種靈魂,一種與生命相繫的歸屬。因此他藉此取得認同,以證明自己的存在──他藉著香水肆意玩弄眾人於股掌。譬如臨刑之際,他用費時兩年的傑作,讓眾人認為他是天使,是葛奴乙大帝。在泡沫消去後,葛奴乙什麼也沒得到,他還是他──那個沒氣味的葛奴乙,那個彷彿不存在的葛奴乙!「他希望一生當中能有那麼一次,非常露骨的表達內心真正想法。」無奈他只能憑藉香水,博取人們認同他的存在。   葛奴乙的自卑來自於自身的恐懼;自大則為天性,他本為狂人。在葛奴乙味察覺自己沒有味道前,他在剛達鉛彈的山洞裡沉醉滿足於自己建立的幻想世界,他對世間一切毫不在乎,也不屑理會,這就是他的自大。夢能使人陶醉,也能使人心碎,若葛奴乙未曾夢見沒有氣味的惡夢,他將一輩子安心窩在自己的內心世界,而不會有後來的悲劇。   身上沒有味道是恐懼的,至少對葛奴乙而言如此,他認為沒有味道等同於不存在。對他而言,一個生命體,只要氣味還在,就仍活著,這也是他能不心軟殺死二十五名少女的主因。   葛奴乙由於無體味,而無法自我認定存在的真實,這是他的自卑;另一方面,他有著無人能及的高超天賦,使他心生自傲,兩者的結合,配合上對氣味的堅持與獨占欲,造就後來葛奴乙變態式的收藏。葛奴以能記憶氣味,甚至在腦海中隨喚隨到,但他卻不想讓喜愛的氣味只存在於回億,自包迪尼麾下以來,他不斷嘗試用各種方法保存氣味,別無他因,他想佔有那份氣味。   他是自卑又自大的,通常這類人都擁有極強烈的獨占欲,為有獨占能讓他們感到安全,能滿足他們的虛榮。又因為極度缺乏存在的安全感,他們選擇以不同方式證明自己存在,譬如葛奴乙選擇使用香水。他們的共通點是恐懼被遺忘、被忽略,他們渴望人們能認同他們,能有人來驅趕那份不確定的恐慌。   「只有一件事是香水所做不到的──它無法使他聞到自己的味道。縱然他可以透過這個香水讓全世界都臣服在他面前,可是只要它沒辦法讓他聞到自己,使得他永遠不知道自己是誰,他就不再對它也不再對這個世界,甚至不再對自己感興趣。」葛奴乙讓眾人臣服在他之下,但他仍感到無比的空虛,因為那不過是虛假的表象;眾人傾心瘋狂的不是他,而是那獨特的香水。經由他人認同自己的存在價值,只是自欺欺人,就如同香水,等氣味過去了什麼也不會留下,只有當事者惆悵不已。葛奴乙正是如此,虛幻過去,他明白自己仍然沒有氣味,這對他就是不存在,他也不想再次用外力加工得到認同,得到存在感。既然不存在,他又何苦活著?何苦拿不存在的世界欺騙自己?   於是葛奴乙放棄掩飾,步上悲劇。他自傲的天性讓他隨著畢生心血一同消失殆盡。那是最後一點殘破的自尊,也不奢望誰能注意,反正到頭皆是一場空,不如趁著還沒失去,先自行動手毀滅。   這些在我們文化中身藏的矛盾,都是神經症患者致力於解決的衝突:進攻的傾向與屈服的傾向;對需求的過度要求與對一無所獲的恐懼;自我誇大的慾望與孤立無援感。量的不同,就是他們與正常人間的區別。正常人在處理這些困境時,可以使自己的人格不致受到傷害。神經症患者卻不然,因為在他們眼中,它們都是一些強烈到幾乎沒有任何解決方法的衝突。(《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》<15-文化與神經症>,Horney Karen 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