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鐘聲

七月來了,七月去了..... 七月遺下我們。 八月來了, 八月臨走的時候 卻接走那個賣花的老頭兒...... 於是,小教堂的鐘, 安詳地響起, 穿白衣歸家的牧師, 安詳地擦著汗, 我們默默聽著,看著, 安詳的等待...... 終有一次鐘聲裡, 總有一個月份 也把我們靜靜地接了去......。

──選自《鄭愁予詩集》<鐘聲

如果這是一場毀滅的災難,為何我還活著?是否因為我的罪孽太多太深,主不願接我去祂身邊? 我的父母幸運地蒙主恩昭,相繼的,在一個月內。 他們像其他村人一樣,速速下葬。他們沒留下什麼,留下的是一雙未成年的子女,還有四面壁的立方體。 她還小,頓失雙親對她是何等大的打擊?她緊抓著唯一的親人──我。她哭泣,然而我卻無能安慰她。 教堂鐘響,在八月的尾末鐘響。 賣花的老頭走了,他是個好人,村人決定送他一程。 我難過,許多人也難過。他是那麼和藹善良可親,我知道他去了主的身邊,我該替他高興是不?在這年歲,依他的年紀和身體,善終,所以我該替他高興。 教堂裡很悶熱,牧師用發黃的手帕拭汗,口中喃喃:「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......」他唸得很平靜,或許是現實麻痺了他吧? 我們也麻痺了,已經有太多摯愛離我們而去;一個月內,我奉上幾次百合? 但我們仍必須為亡靈祈禱,使他得以順利到達天堂。 「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堂中,直到永遠。阿門。」 我默默奉上百合,她也如此。放下花,她跑過來緊抱著我。 我盡力安撫她。瞻仰著主,我祈求──『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堂中,直到──永遠......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