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謎之大漠英雄傳

甘隴之地,長城之外,自古即多豪俠義士。刀裡來劍裡去,賭勝馬蹄,賤命貴義。 打絲路過的商隊,沒有任何一人未聽過宛雄之名,也沒有人未嚐見過胡離。沙漠霸主宛雄,絲路之虎胡離,兩人似友似敵,任誰也無法分清。 玉門關外,盡是黃沙連天,艷陽如火,蜃樓飄搖。駝鈴聲,一串駱駝剪影映碧空,是絲路商隊。號角聲,一聲號角響起,四面呼應,但這大漠中哪來的號角?只聽見商隊中有人大呼道:「注意!沙漠霸主來了!」 卻見四面沙丘上,已佈滿騎士,藍頭巾,黑衣衫,一列二十人。前方去路,一人紅巾紅衫,底下騎著匹黑色駿馬。 那人提氣狂笑道:「不錯!老子已經來了!」聲若洪鐘,十里之外尚可聽清。鈴刀一揮,群騎下奔,圍困商隊。 商隊中一人爬上駱駝,加鞭離去。 宛雄瞪眼道:「哪裡走!」取出一柄五十石大弓,搭箭彎弓,箭矢離弦,尚未眨眼,那人自駱駝背上落下,方眨眼,那駱駝慘呼倒地,再眨眼,不見箭蹤。 宛雄彈弓大吼道:「有誰敢逃!下場如他!」 商隊早已腿軟,哪還走得了一步!直叫道:「大爺饒命!」 宛雄笑道:「貨留下,人離開!」 這前前後後不過總六個字,那商隊迅速卸貨,倉皇逃離。頓時,黃沙沖天。 宛雄四顧大呼道:「弟兄們,取賞嘍!」 忽聽一人郎郎道:「休得碰此貨!」這聲清高遼亮,不若宛雄般洪鐘。 但見十多里外,一白點由遠而近,由小而大。轉瞬,人立於黑衫軍中央。 宛雄見了那人,咬牙恨恨道:「又是你!胡離!我打劫,與你何干!」 黃沙已散去,炙陽下,那名白衣人神情從容,相貌堂堂,顧盼如煒,那身白衫,一塵不染,手中握著個大竹簡,腰間掛著柄長劍。 胡離含笑道:「打劫手無寸鐵之人,不覺得可恥麼?」 宛雄怒道:「呸!手無寸鐵?放屁!那些混帳只會哄抬物價罷了!」 胡離道:「要穿越這大漠非易事,自然號上大量人力、物力。價錢貴些,在所難免。」 宛雄狂吼道:「我打劫!難道他們不打劫?你可知道他們在咱們土地上吸金尚嫌不足?更甚掠奪!我宛雄只取財,但那些混帳要什麼搶什麼!」 胡離緩緩道:「抱歉得很,這我管不著!」 宛雄冷笑道:「今日我打劫你也休想管!」鈴刀一揚,迎風呼嘯。 藍巾黑衫軍紛紛拔刀,呼吼著,衝向胡離。 胡離瞇起眼道:「找死!」眼縫中竟射出逼人寒光。 只見無數細小黑影不斷自胡離手中射出,轉瞬,黑衫軍如山倒,死傷大半。剩下的,哪敢向前。卻見死傷人馬上,俱插著竹片,胡離手中竹簡,少了大半。那竹簡竟是暗器! 宛雄大驚,心中暗忖:「這小子,似乎更厲害了......」額上不禁冒出冷汗。 宛雄迴馬大呼道:「果然好身手!但我今日不屑與你動手!弟兄們!咱們走!」 塵煙飛揚,馬鳴四起,夕陽西下,人,在天涯。 日沉月升,明星躍空,千里大漠一片灰沉,當真有說不出的寂寥。熊熊營火,歌舞星空下,一潭水映月,水畔搭著幾座營帳,這兒正是綠洲。男人昔地而坐,女人歌舞營火前,他們笑著、唱著、舞著,似乎奪去星月的光彩。 宛雄獨自佇立綠洲邊緣,大口灌酒。醉意漸起,朦朧中,似乎見到霸道的商隊襲來,營火倒塌,帳棚燃燒,人們驚叫逃離。商隊如死神,男人們被殺盡,女人們一個個被撕毀,孩子們被綁繩索,拖在商隊後方行……。 他怒呼一聲,擊出鐵拳。 一人扣住宛雄的手,緩緩道:「你是這樣招呼老朋友麼?」 宛雄定睛一瞧,此人正式胡離。宛雄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」 胡離笑道:「我就是有辦法,因為我神!」 宛雄挑眉道:「狗改不了吃屎……」 胡離含笑道:「怎麼,老朋友來了,不請我喝一杯?」 宛雄頭也不抬,丟了個酒囊。 胡離笑道:「你也沒變,還是一樣的脾氣。」 有人說,酒和朋友都是老的好。這話不假,老朋友了解對方,情濃。老酒喝來過癮,味濃。 宛雄道:「過了那麼酒,怎麼可能沒變!」 胡離仰首笑道:「江山改,性難移;容貌異,性難移。」 宛雄躺在地上,嘆道:「還有一種東西更難改。」 「什麼東西?」 「記憶!」 胡離長息道:「不錯,即使將整個腦子捥出,也未必忘的了 ……」 對於宛雄的遭遇,胡離多少知道,但他無法深入了解,只因欠缺親身體會。 十多年前,他還是個少年,鄂陵山上第一人。而宛雄,是個來自於西域的賣藝少年。宛雄乃江湖藝人自絲昨商隊所購得,自小沒好生活,也沒多少人肯與他好臉色。 在風雪中成長,個性自然冷僻。 (待續)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這是一年多前寫的 我個人比較喜歡走這種文風 這篇是把兩位朋友寫進去 原本打算寫更多的 不過後因升學考試而作罷 其實這篇的構想是如此 把我身邊的朋友寫進去故事裡 大家都是江湖過客 所以 黑洞你有興趣麻煩留下你想用的名字XD 當然跟你越相關越好X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