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任務

建木林,位於廣靈鎮與雲夢平原間,無論晝夜皆處陰森,令人不由生寒。 「啊....隔時已久,你這張臉還是這麼欠揍....」一名長髮人族男對著面前的嗄嗄竹說道。 揮刀打倒嗄嗄竹,他伸了個懶腰,扭動頸子,喃喃道:「趕路這麼久,也累了,小歇一下也好。」 一張傳訊符自遠而來,上頭寫道:長陽客棧 聚  速速前往  不然老娘用小滿轟你!正是他那有暴力女陰陽之稱的夥伴──梓琿的筆跡。 他聳肩笑了笑,提筆回道:老子不屑。兀自找了塊隱敝處打盹。 想當然而,長陽客棧內的梓琿氣得七竅生煙,恨不得一口吞了男子。 一旁的紅髮天人女子,見梓琿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,生怕被波及,輕聲問道:「梓琿,楚狂呢?」 梓琿將傳訊符拋在桌上,噙著冷笑道:「他死定了!」轉頭卻是一個燦爛笑容,道:「子心姊姊~咆哮符二十張~」又回首道:「筱月妹子妳想吃什麼儘管點,帳單自有人付清~」 這舉動令在旁的佑夫與石珀感到一陣惡寒。 佑夫不禁嘀咕道:「女人心如蛇蠍,還真不假.......」 筱月盯著桌上的傳訊符,心中暗暗叫道:「阿楚啊阿楚...你好自為之....」 建木林一隅。 楚狂被二十張咆哮符給驚醒,這才曉得天色已晚。 他暗叫道:「糟!我竟睡得這麼久!」提起配刀,大步奔去。 「欸~那邊的小哥~」一聲清亮的女聲叫道。 兩名舞者打扮的修羅女子向楚狂奔來。楚狂認得這二女子,小希與小維──建木林狐狸精姊妹。 小希嬌笑道:「小哥你好生眼熟,我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,我和小維誰比較美?」眼波流動,足以勾人魂魄。 楚狂沒有回答,反笑問道:「敢問二位姑娘可有見帶刀人士經過此地?」 小維笑道:「不就是小哥你麼?這兒每天往來如此多俠士,帶刀者自不在少數。」 楚狂問道:「可有見到一把金刀?」 小維笑道:「有哇!」卻被小希截口道:「幾天前有兩名鏡童攙扶一位蒙面修羅女打此過,往上邊去了。那修羅女身後背了把耀眼的金刀,那金刀雕工精細,令人真想聚為己有。」 小維怒道:「醜八怪,誰許妳插話?」此話一出,即為姊妹倆純槍舌戰開端。 小希怒道:「妳才醜八怪!要不咱們找小哥評理!」回神卻不見楚狂。 楚狂已趁二人吵嘴之際開溜大吉。在兩個女人爭艷比美中,說其任何一方較美,與找死無二樣。 方才小維所指之處,上方竟有間茅屋,屋前由著已乾的血跡。 屋內一人道:「妍姊傷成這樣,要有個三長兩短,我去金刀門斬了那老王八!」 一人勸道:「全,你別那麼衝動,你有傷在身,獨闖金刀門豈非送死?」 童全道:「幸虧金刀到手,要不妍姊的血白流了!」 木門碰的被踹開。楚狂道:「金刀還來!」 童全冷笑道:「哼!金刀門人是麼?省得我找了!」提起單刀砍去。 童安叫道:「全!你當心!」亦拔刀助陣。 銀光流動,金鳴不絕。寧靜的夜,添了肅殺之氣。 卻見童全越鬥越緩,纏在身上的布滲出鮮紅。 童安呼道:「全,不要勉強,你退下!」 童全大聲叫道:「我不要!」語未畢,楚狂一刀襲來,擊中童全。 童全以刀撐地,咳出大片鮮血。童安見狀,以身擋住童全,叫道:「住手!」 童全吃力道:「你走開!我還能戰鬥!」語方休,又咳出一片血紅。 往內間的布簾忽被掀開,一名修羅女子緩緩道:「什麼事這麼吵?」氣若遊絲,似瀕死亡。 童全望了一眼女子,狂奔至她跟前,豎刀道:「妍姊妳快走!」 莫妍盯著童安和童全,緩緩道:「金刀門人來了是麼?」 她推開童全,起步向前,幽幽道:「你也是使刀者,你明白紅纓刀為何鮮紅如血?」 楚狂沒有答話。 莫妍輕笑道:「之所以鮮紅如血是因為....」輕撫紅纓刀,道:「因為它是用來殺人嗜血的!」語未畢,操起紅纓刀向楚狂襲去。 童安、童全互使個眼色,提刀助陣。 室外,一簇黑雲在天上湧動。雷鳴閃電,天沉雲低。風吼刀吟,影舞滿室。 霹靂環起,滂沱雨終於落下,金鳴之聲似已停歇。 四把刀,四個人。三個人跌坐在地,掌中緊握三把刀。另一人已昏厥在地,刀落在一旁。四人皆掛彩,身上的血已分不出敵我,血腥味四溢。 莫妍喘息疾呼道:「小安!你帶著小全和金刀快走!由我斷後!」勉強起身向前半步,卻眼前一陣黑,昏倒在地。 童全鬆手放下刀,有氣無力說道:「金刀...就在裡邊....你拿去....只求你莫再傷害全和妍姊....」語未畢,也昏了過去。 楚狂將金刀收置好,步出門外。方走幾步,腿一軟,順著波勢滾了下去。他只覺一陣天旋地轉,便不省人事。 「抱!盤子這裡有死人!」楚狂隱約聽到一聲熟悉的開場白。 他站起身,方才的人正是喜說幼兒語的假面丑角,一旁的女子自然是他的情侶──司徒盤。 假面丑角喜道:「抱抱!是小狂狂~抱抱~」 楚狂毫不留情道:「走開!」 「抱!」假面丑角似受了天大打擊一般,逕自往廣靈鎮方向淚奔而去。 司徒盤搖頭嘆息道:「三八.....」 替楚狂作了些簡單治療後,笑道:「小心點啊!」轉身追趕假面。 「喔呵呵呵呵~來追我啊~」遠遠傳來假面調戲的聲音。 童山濯濯,飛沙走石,一片荒涼,此地人稱銅角山。據說銅角山曾因採礦富庶一時,奈何礦脈枯竭,許多居民紛紛遷徙。日前傳出挖到一怪物巢穴,令此地人煙更加稀少。 公會城內。 楚狂將金刀交付予金刀門主吳萬風,完成任務。 吳萬風交給楚狂一把金刀,笑道:「可造之才,從今日起你成為金刀門一員,你可得好好幹啊。」 楚狂沉默不語,在他心中金刀門與邪刀門正邪之分,已起動搖。 他保持一貫語氣,緩緩道:「謝門主,告辭。」 他轉身長嘆,解下金刀門人的象徵,朗聲笑道:「我還是當個無門無派的無名刀客罷!」語畢,闊步揚長而去。 風吹沙。砂石掩蓋那耀眼金刀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