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Meeting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nce Again

第一次遇見歌劇魅影在高一,英文課本上。

第二次遇見歌劇魅影在高三,電影院裡。

2006年3月4日 台北中正紀念堂國家戲劇院 四樓6排35號

再一次傾聽魅影。

隨著水晶吊燈升起,墬入時空漩流,跌落1861年巴黎歌劇院。

 

 

一個何等的天才,因其面目可怖,只得以面具與躲藏,偷偷的,面對世界。

連生身父母都遺棄他,得不到愛,他選擇以Opera Ghost的身分讓人怕他。然而這只是空虛的自傲,虛擬的空幻怎能滋潤枯乾的心靈?直到他遇見Christine,他將所有傾囊相授,將Christine捧上首席。Christine以為魅影是父親派來的Angel of music,事實卻是魅影期待Christine才是The angel— an angel to save him。他認為有一天Christine會愛他,成為他的妻子。

 

 

Raoul的出現,打亂他的計畫。他看著ChristineRaoul談笑兒時,隱約嗅到兒女情長。於是他急了,趁著Christine獨處之際,痛斥她不知好歹,同時藉著ChristineAngel of music的景仰,帶她到他的世界──The kingdom of music,巴望Christine會了解然後接納他。

 

I am there inside魅影製造出目眩神迷的效果,刻意營造詭譎的氣氛,意在烘托Angel of music。鏡子神秘的消失,如同兩人之間的距離消失。在電影版,魅影的手掌朝上,做出誠摯邀約的動作,默默頓止在空中,即使鏡頭沒帶到臉部,仍可預見他臉上何等期待興奮。Christine遲疑了一下,手緩緩落到魅影掌中,這代表Christine能接納他,至少在這一刻。這幕處理的漂亮,魅影對Christine就是存在遐想卻又自卑不敢張揚。

 

The phantom of the opera,隱約明白魅影一番苦心孤詣。I am the mask you wearChristine道出魅影有志伸不得。他是天才,卻因外表而無法一展長才,只好藉著Christine將他的音樂傳達出去,所以他不惜一切代價,將Christine送上事業巔峰。

 

Music of the night堪稱全劇最深情,私心以為比All I ask of you更動人心弦。如果說All I ask of you是山盟海誓,Music of the night就是細水長流;如果說All I ask of you是乾柴烈火,Music of the night就是黯淡卻長久的星光。在Christine昏倒後,魅影輕柔將她扶上床,隔著空氣輕撫Christine,這一刻,魅影反而像個靦腆害羞的孩子,柔軟的肢體動作,環繞在Christine身旁,顯示了兩人若即若離。

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只有妳,我的天使,能讓我的音樂自由

Help me mak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請與我一同譜曲我倆的夜之樂章

  

 

好奇心能殺人,卻扼殺不了魅影對Christine疼愛。魅影一再拒絕讓Christine見真面目,因為沒有人對他的外表不恐懼,每個人都避之唯恐不及。他怕,他害怕Christine也會如此,Christine不解,踐踏了魅影對她的信任。魅影嘶吼著咒罵,他瘋狂冷酷質問Christine,卻又脆弱卑微的痛訴不堪。Oh…Christine…這一聲嘆息,是他強壓憤怒,乞求Christine還他尊嚴──The mask。魅影戴上面具,也等於重新築起與Christine之間的高牆。在Pandora這一幕,可以明顯感受到魅影心情的轉變,先是憤怒,再是挖苦,轉為訴說,終於哀嘆。魅影表明要送Christine回去,也許是怕當他重新冠上Angel of music,會傷害他深愛的Christine  

 

劇院一意孤行,招致魅影報復。Christine是個脆弱的少女,魅影的殘暴讓她尋求Raoul的保護,兩人濃情密意,鴛鴦雙雙,豈見斯人獨憔悴?魅影聽在耳裡,痛在心裡,他掩耳逃避現實,卻掩蓋不了悲憤,他用激進瘋狂的手段痛斥Christine:妳竟敢背叛我!殊不知如此,只會加深鴻溝。

 

 

Masquerade魅影公然現身──I’m here!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!提醒眾人不要以為O.G.只是個玩笑,不無向子爵挑釁的意味;並叮嚀挖苦Christine莫數典忘祖。信中交代眾人最好聽指示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Christine苦苦哀求不要登台,Raoul卻認為這是消滅魅影的好機會,他決定放手一搏!We shall play his game, perform his work。而Christine不過是個可能犧牲的籌碼。

 

 

Christine在瀕臨崩潰邊緣之下,不再尋求子爵庇護,轉向先父哭訴,不失責怪父親為何派如此喪心病狂的Angel of music給她。魅影在此時悄然現身,半責備半帶安慰,對Christine輕聲低語,連哄帶騙。若Christine此刻回到他身邊,相信他能不計前嫌。無奈Christine又一次傷害他的心,至此點燃悲劇導火線。

 

 

Don Juan Triumphant是一齣完全不協調的曲調,嘔啞嘲哳,紛亂不堪入耳,令人難以接受這是音樂鬼才用生命寫下的交響曲。

 

 

The point of no return反映小說中的蚱蜢與蠍子──半帶要脅的訴求!當二重唱結束,魅影語調一轉,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,竟唱出All I ask of you,不再隱瞞自己的慾望。令人玩味,Raoul也曾經承諾,那是堅定光明的承諾,反觀魅影,卻是讓人唏噓。

Raoul:「Say you’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, one lifetime. Let me lead you from your solitude

Phantom:「Say you’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, one lifetime. Lead me, save me from my solitude

其實魅影很脆弱、很迷惘、很空虛、很孤獨,他渴望愛與關懷。

 

面具再度落下,魅影卻沒有戴上。木已成舟,悲劇已鑄成,還有什麼好留戀?不再顧慮Christine的感受,強迫她在兩難間抉擇。在這幕,個人偏好小說情節,Christine選擇蠍子,選擇與他成婚,雖說兩者都因Christine一個溫柔的吻,讓魅影鬆手,但我忘不了魅影Eric說:「我對她而言,不過是隻隨時願意為她死的狗。只要她喜歡,隨時都可以和那年輕人結婚,因為她曾為我哭泣.....你懂嗎?說這些話時,我心如刀割,可是,她曾為我哭泣啊!」

至高無上的愛就是為對方著想,就是默默守護,毋需海誓山盟、天荒地老。我欣賞著──愛,何必佔有?

 

 

Go now, go now and leave me!魅影用複雜的心情,強忍不甘趕走Christine Raoul,獨自嘲笑似的唱著:Masquerade, paper faces on parade, Masquerade…」他何嘗不想像正常人一樣,生活在陽光下,在星期日陪著心愛的妻子出遊。貫穿全劇的旋律──Masquerade其實是諷刺:魅影逃不開自卑,世人看不破外表的假象。

  

正值魅影在嘲笑自己,Christine悄悄的走回來,魅影一臉訝異,心中想必期盼又怕傷害。Christine褪下戒指,遞給魅影,她沒辦法接受這份甜蜜又殘酷,缺憾卻美麗的愛。我看到魅影落寞將戒指套上,手臂微向前伸,卻頹然墬下,Christine, I love you…」多麼令人心碎的一幕!他終究還是希望Christine演奏婚禮彌撒,那動作欲言又止,欲求卻還休,竟是如此像在道別──隔著透明藩籬的永別。他望著Christine的背影,默默看著她漸行漸遠,那該是無聲的輓歌,弔唁那如夢似真的Music of the night

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親愛的天使,乘著音樂自由翱翔吧

It’s over now, the music of the night 我的樂章落幕了.....

電影版和舞台版略有不同。電影版魅影沉落低吟,像是最後微弱的訴求;舞台版尖銳高亢,那是強烈的企盼。那悽涼孤獨的身影,如同烙鐵,不單烙在Christine人生,也烙在觀眾心中。

 

末尾,樂章嫋嫋幽長、餘韻繞樑,久久不散,伴隨一聲長嘆與無限的惆悵。

 

 

魅影在Christine身上加了一條無形的鎖鏈,扣住Christine,也同時銬住自己,Christine忘不了魅影;魅影放不下Christine。命運的羈絆,造成悲劇;執著的苦戀,只有遺憾。

 

 

其實誰沒有用面具防衛自己最脆弱的一面?為何我們總是苦苦探究那點秘密?有時,何必追求真相?一種朦朧,一種神秘,不諦亦是一種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