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彼端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  夢是種生理的經驗,發生在睡眠之際,大腦的想像讓夢境看來一切屬實;大多數的夢並不會留下記憶,只有極少部分能讓人在清醒之後依稀記得。我身邊許多朋友認為夢是美妙的,於我,卻是厭惡的。   夢會擾人睡眠,而某些惡夢,更會影響到日常生活。   宛如時空跳躍一般,有意識時人已在住家附近,街景一致,路燈號誌運轉著,唯獨街上冷冷清清,或該說沒有人煙?住家附近本當是熱鬧的,和現實生活環境的差異讓我感到不對勁,我四處晃蕩,想找出所熟悉的人事,週遭依然如此,很靜、很靜。一輛公車駛來,不知怎麼的,夢中的我上了車,車廂裡也沒幾個乘客,司機頂上的帽延蓋住大半的臉;我挑中位置,尚未坐定,便覺車身一震,瞬間,所有景象消失殆盡,身處在無盡黑暗中,唯一能見的是道門。   一道門,一道木門,一道漆上暗紅色的木門,門上有寫許黑色的痕跡,像是摩擦,但更像是爪痕,黃銅的喇叭鎖看來有些鬆脫,上頭有著氧化的斑駁,門縫吹來些許風,這些要素加總,乘上所處黑暗,不免令人感到陰森。我握住門鎖,一股陰慘的涼氣直透心過,門板轟地甩開,莫名的力量同時將我踢出門外。門外的世界如同門板顏色,不過更為陰沉厚重,像似一幅用色穠麗黏稠的油畫,暗血色的雲在天空低捲,細碎的沙被風抓到半空,有些怪嗆人鼻的不舒服,路旁盡是殘破,枯木、廢墟以及許多已成廢鐵的車。我漫無目的的走著,驀地,一道人影直撞入瞳,是我,是我自己,但卻帶著詭異的笑,隨著他的笑聲,從四周又冒出許多『我』,一樣揚起令人不適的笑聲,在笑聲中所有東西開始扭曲,包括『我』,他們撲過來,藤蔓似的圍繞在身邊,嘴中似乎說著什麼,但我聽來卻是聲聲淒厲的尖嘯……   我醒了,那只是一場夢,可胸口一陣沉悶,呼吸變得厚重,心臟急遽敲動,視線順著天花板滑到浴室,浴室的門是敞開的,裡頭一片漆黑,隱約感到濕氣在裡面飄忽著,不知為何,想起些鬼故事,要命的是:關於『門後鬼』的故事太多,搭個電梯、上個廁所,門板的另一側總不是人類,誰曉得我是否也會遇著?夜深人靜的失眠夜晚,任何一點聲響都會讓變得敏感,胡思亂想下更是加深恐懼,於是緊閉雙眼,將自身蜷曲在被窩中,包得密不透風。其實心底很清楚,子不語怪力亂神,這些神魔鬼怪是否真實存在,還很難說定,白天想來不覺可笑,可黑暗就是那麼容易帶給人多餘的恐懼,就是那麼不自覺想起魑魅魍魎。   這場夢來的不是時候,讓那時本處極端負面狀況的我,昏沉渾噩過了幾天,縱使在白晝,腦中仍清晰存在那幕黏膩似血的畫面,總感覺身體缺了一股力量,不知是否那群『我』暫時勾住我的靈魂,留在那扇暗紅色的門之後?   門是一種遮蔽物,縱使窮人家裡沒麼東西可當門,大多也會找塊破布充當『門』,沒了這層掩蓋,彷彿沒有隱私,即使同一屋簷下的家人,也有自己的專屬空間,然後用『門』去保護自己的隱私權。但若居住在多人一間的場所,就很難擁有完整的個人空間,若真應是要隔出空間,只怕人會說這人怪,或有人認為:你又沒幹虧心事,遮什麼遮啊?咱大家還不都一樣?不會亂看的。   在離家前,我並未我過多人同住的經驗,事後雖然不至適應不良,仍總覺缺少一份空間,因為在這種場合中,『門』隨時會被打開,代表隱私隨時可能被侵犯。不知是否肇因於私人空間的敏感及要求,當我在這時空下擁有一份完整空間,便讓我心不再那麼煩躁;從前不明白為何有人能耗費那麼多洗澡,現在了解道:浴室是一個獨立而隱蔽的空間,在公眾場合中,除非變態,否則不會有人隨意破門而入,在這個空間中自己就是主人,所以在浴室裡能感到悠然自得。因為獨立空間有良好隱私,大可在裡頭作真正的自己,不必蒙上一層面具。   因為有隱私,所以也成為逃避的好空間。不見多少人是關起房門哭泣發怒?何也?因為在外頭的公開世界,這些負面情緒是自個兒的情緒,是不被讚許的,正面的情緒會感染週遭的人,相對的,負面情緒也會帶來影響。但我現今的時空背景並未有『個人房間』,難能關上房門發洩情緒,本身個性又偏向悶葫蘆,有話不說自己氣;每每總是躺在床鋪上,拉起棉被蒙住自己,光線透過纖維細縫鑽入,眼前除了被單花樣,能見的外在實是朦朧又模糊,掩蓋造成通風不佳,套句父親的話:「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自己吸。」可我卻能安在其中,這被子形成狹小,為我堵起一分餘地,就算是無用的、自欺欺人的逃避也好,這薄薄的棉被暫時阻隔外界給予的紛擾,這是我的空間、我的門內世界,是我讓情緒沉澱緩和的所在,否則只怕我會在夢裡將自己撕裂。   門的彼端有現實,也有虛幻,虛幻除去神鬼精怪一類,還有不可捉摸的歸屬。人生枉如不斷地推開一道道的門,有時是透明的門面,讓人清楚知道自己選擇面對什麼;有時卻是不透光材質,並不知道門後存在什麼,於是乎,只能猜測,抱著惶恐的心情推開那扇門,門的另一邊等待的是未知。誰都希望永遠清楚了解所選的「門後」,但誰又能告訴我們,最終的天國之門和地獄之門,彼端真是極樂天堂、焦池煉獄,或抑只是一場騙局?或過了門後,才知只是一場夢?面對門之彼端的無知,是否正是我們恐懼的來源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