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沉默之聲

  是誰使沉默?      我明白我是個不多話的人,自幼如此,有時甚至連招呼話也省了。   這麼一個傢伙在東方華人社會是不討喜的。長輩們總喜愛那些嘴甜的孩子,常聽他們怒聲載怨說著:「看看人家多有禮貌,你連聲招呼也不打。」通常這時你得學精明些,立馬向進門長輩叫聲好,否則只怕長輩們嘴角如那被踢下的一塊土坯-垮了下來,但人多的大眾場合,他們將會掩飾得很好,社會化嘛!   這種禮節至今仍無法理解,宛如招呼非得口說,最好帶上那細柔愉悅的語調,才是懂禮貌,不是?   這是多麼噁心的虛偽,卻是不能不為的悲哀。   我這人非但不善與長輩打交道,更是不懂說話藝術,與人應對談話也指得算是基礎,若論及攀談,那可是一大難題。   倘若孤瞧這人,只覺這是個不大愛說話、個性內向的孩子;人之可畏在於比較-我有個小三歲的妹妹,那張嘴生得要比我好太多。於是人們又認為:怎麼?不是同父母所生,怎會差這麼多?   人啊,總強調彼此間的差異,卻未注意:即使手足,仍是不同個體。   華人年節存有拜年習俗,向來先開口的總非我。常是父親開口笑道:「恭喜。」母親隨後應喝,並將伴手禮遞上,然後舍妹,最終我才反應過來。離去道別時亦同。   父母對我這種行為相當不悅,他們總是這麼說:「你為什麼都不說話,不打招呼?」「我有啊。」我回應。「你是不會叫大聲一點,聲音那麼小是要給誰聽?就算你不打招呼,你也要笑一下,擺什麼臭臉!」回答麼?千篇一律:「我又沒有擺臭臉。」父母總這麼回我:「你沒有擺,可是在別人看來,你就像在生氣!」   爭論,很早就放棄。我本拙於用嘴打仗,一股不甘願的氣常結在喉中,卻是久久不能脫口。究竟為何有著這種行為,自己也不甚了解;或許是天性懦弱所帶來卑怯感,使我遇強勢便退縮,是的,退縮。   彼時,萬萬料不得,這份性格影響的語言能力,將帶予如此巨大傷害。       就讀國中時,不幸進入升學率最令家長垂涎的班級,班導是個老女人,或該說:像隻蟾蜍般五短肥胖的女人,一副過時的鑲邊眼鏡咬在鼻樑上,不常清洗、佈滿灰塵的鏡片幾乎快貼上混濁的眼珠,明有張大且厚的嘴,硬是抹上艷紅的脣膏;她的丈夫,也是加強班時期的另一位班導,一張黃色國字臉搭上油膩黒髮,底下也是一副過時眼鏡,上緣像生了蟲般的,橫著條濃密粗眉,挺著啤酒肚將上衣塞入褲中,一條西褲搭著褪色的休閒衫與破舊涼鞋。   這位夫妻共同有著一雙老豹子般佞邪狡詐的眼,那是一種充滿猜忌、不信任的眼,他們對於一切如此不信任,唯一可信的只有-成績。   玉不琢,不成器。或許是他們一貫抱持的觀念,可是啊,不信任之下的打罵,將只是像只鐵鎚般,猛力一錘,安能保證那是當頭棒喝,或抑一併傷了內裡?   懦夫如我,那天生該死的性格因恐懼而更加少話。要知道,對於不滿十五歲的孩子而言,這種沉默寡言、個性陰沉、不善交際的人,是個異類。半大不小的年紀,存在孩童般排斥「非我族類」心態;同時學習成人「利益結盟」,兩者相加,即為國中生式的排擠。   那時究竟如何,也記不大清楚了;混參過多過雜的情緒、經歷,該花多少時間使得解開?      高中又是個新環境,適應能力不佳的我,又一次感到惶恐不安,唯恐舊幕重演。這些實為不必要的憂慮,母校由於是新學校,教學已非硬梆死板的老式教育法,乃採取鼓勵學生探索自我方式,這令我感到心寧舒適。   即使在此種鼓勵發言的環境,仍能明顯察覺聽多於說,我明白並非全權導因過往,事實上,我試著釋懷過去那段不好的記憶;凡事其來有自,我想發掘源頭。   至今,無敢說完全明瞭,似乎有那麼一點頭緒。   當他人談論時,在一旁聽著的我,思考其所言,思索如何接話;反應慢又不懂如何清楚表達,造成言語中有許多足以反駁的漏洞,急於辯駁下,急性子、思考慢,造成不經深思,過於直率的語言。   記得有位同學同我聊天時說道:「我好擔心自己推甄沒辦法上,去那所學校推甄的都是北一、女中的學生,她們的成績比我好太多。」急於答話之下,便是:「不一定,她們之中也有成績比較不好的。」這可說是拿其比爛,於是乎,對方的臉垮了,往後也鮮少找我交談。   我明白自己犯下無可彌補的錯,痛恨著自己為何不能多加思考一段時間,本想表達的是這樣啊!『妳不要妄自菲薄,她們不是妳想的那般無敵,妳一定有什麼地方是她們所不及的。』   哎!禍,從口出。   我非天生的傾聽者,也不是個稱職的傾聽者,不過恐懼因失言造成無法彌補的失去,所以選擇沉默。   網路發達的時代,部落格成聯絡新趨勢,我也不免俗申辦一個。可不單內容少得可憐,配上那單調無趣的背景,訪客不出幾人。多麼失敗的一個經營!友人說:「你的部落格也太少更新了吧?」我笑笑:「因為我懶。」   事實真如此?只能嘆息,只能怪自己思慮不周,語言會傷人,文字也會傷人;因一時氣憤打下批評某收藏物品的長篇大論,仍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終於說出點理論,可沒細讀其中挾帶透露那不悅的語氣,那麼的,又失去。   曾有人說我太矜持,事實並非如此。我仍希望能自由述說自己的看法,又害怕言語傷了人;當事件不存在,又愧對自己心靈。   矛盾。   我是個怎麼樣的人?有時連自己也弄不清自身的思緒。      因為矛盾的心理,造成思考方向過多,思慮過慢造成說話不及時,談論話題最佳時間已過,唉,那麼還是別談吧……別談、別談、別談,可我又想談,但是?   說我這人,豈是一個賤字了得。         是誰使沉默?   性格導致沉默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