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廢材的垃圾堆
  • 8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註定的死亡──《蒙馬特遺書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  一個人走入無法回首的深淵,拒絕救贖,便是為自己舖出死亡。   我認為Zoë正是如此。     人生無可能永遠順遂,挫折失落難免。人之天性樂觀與否,影響其結果甚大。悲觀與樂觀,二者極端,皆是可歎。   Zoë在二十封遺書中,流露盡是悲痛與憤恨,或許因我未曾有過如她一般經歷,因此無能感受其心境。痛苦是必然,多少失戀者為情消瘦?多少同志為此苦惱?有人挺得過,有人必須借助外力才可熬過,有人花了長時間療傷,他們都在為自己留一條路,然而有人──拒絕希望。   情人自巴黎遠走,相伴的寵物因食物中毒過世,此刻的Zoë應是孤獨寂寞。或許天性使然,她不懂向外求援,這番自能諒解;然,當朋友伸援手,欲拉其脫離苦境,卻收到強烈的拒絕,或者成為肉體伴侶。   這些於我,無法理解,甚至是可鄙!     書中對於情人態度反覆無常,此篇痛斥背叛,另篇哭求原諒;宛如中國古代棄婦失心瘋般的吼叫,巴望丈夫的憐憫,仍是無法喚回什麼。於是她更陷入瘋狂,可怖的情緒污染她的心志,不經意使她傷了他人,至少我看來如此。   Zoë曾言:「她並非天性不忠,我也並非天性忠誠。」個人認為其實不然。情人的離去,曾讓她一度有另結歡的念頭,雖說終為打消,肉體上的「不忠」仍持續,如此何能控訴情人「不忠」?   又言說情人的家人如何傷害自己,我認為或許她未曾思考自身帶給他人的窘境。人是自私的,除自身外,第一念及自是親友,是否因情人的家人察覺女兒有異,遂採取保護措施,為了防止女兒受到侵犯騷擾。畢竟今朝親人在身旁,誰人想見親人同Zoë一般死於異鄉。白髮送黑髮,對多數人而言,太痛。     不可否認她是可憐人、是受害者。可悲的是,她放任自己從受害者成為傷害者。   Zoë認為「愛」、「欲」是可分開的。   小詠的愛在她眼中似乎只是個慰藉,或說一句難聽話,只是藉著小詠單方面的身心全面給予,讓自己好過些。小詠至始至終,都是位得不到任何回報的傻子。然而她與小詠,某些方面又何嘗不相像?二人皆可對於所愛的人無條件付出所有,時間點的不同,讓她與小詠成了兩種不同命運,這些命運,仍是無法逃出互相傷害。   Catherine是另一位瘋狂情緒下的犧牲品。或許Zoë眼見她於肉體上「不忠」,一時將其與情人──絮重疊,憤而將不滿情緒傾洩於她。「Je t’emmerde beaucoup!(我厭惡透妳)」。這是一句相當狠毒的詞語,不該來自一位失戀女子──『當受害者成為加害者,是最可恥的行為。』   她所釋放的攻擊,傷害實在過於巨大,Catherine原以為她來探班是原諒,未料來者是一巴掌,因此選擇自我了結。   這猛烈毒辣的巴掌真該甩在自己臉上。   Catherine的死亡,其實暗喻Zoë的愚昧。Catherine家教甚嚴,礙於父親無法做自己,政黨、家庭、婚姻,無一非早為父親安排,或許對於Catherine而言,Zoë是她唯一的精神寄託,唯一的希望泉源,而今源頭落下尖銳巨石──Je t’emmerde beaucoup!   一個人失去了希望,還能找到光明嗎?沒有希望,有什麼值得留戀?      Zoë之於Catherine,如同絮之於她。她可以是一位救濟者,卻為憤恨之心蒙蔽,給予Catherine致命一擊。她最終以「烈女」之姿,以死明志,認為唯有此般,情人才能真正了解她。我認為Catherine亦是如此。   一個女人的失戀,造成兩條生命早逝。女人的心態,或許真如那句老話──『女人心,海底針』。      真愛不該是強求,Zoë的死亡悲劇,導因於自身放不開,執意要求情人諒解再度接納,其實是佔有心態;這已非愛情,而是迷戀。   「愛情如星,迷戀如火。星光雖暗淡卻永恆,火焰雖短暫卻熱烈,愛情還有條件,還可以解釋,迷戀卻是完全瘋狂的。所以愛情永遠可以令人幸福,迷戀的結果卻只有造成不幸。」(《蝙蝠傳奇》,古龍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